【前傳】序章《山林》

  暮商時節,萬木蕭瑟,然而山上的銀杏卻是開得正好,一團團一簇簇的果實,擠擠挨挨懸在枝頭,金黃透亮,玲瓏飽滿。銀杏,又名白果,能斂肺氣、定痰喘。眼下正值秋燥傷肺,拿到鎮上能換不錯的價格,故而附近的孩子總會相約去林中撿拾,好賣給醫館的老郎中。

  這日,孩子們又相約來撿果子,幾個大孩子分著布袋給小孩子,叮囑道:「小心別沾上汁,碰多了要爛手的。」

  過不多時,幾人手裡均是小一袋鼓鼓囊囊的,饒是秋日涼爽,一通忙碌下來卻也出了汗,和著一身的果子臭,那滋味著實噁心。這時,一名男孩見不遠處的山丘上,有棵柿樹生得極好,柿子結得一嘟嚕串兒,跟鞭炮似地紅,男孩心下大喜,叫道:「看!那兒有好多柿子呀。」說完就往山丘上奔。

  「回來!別去。」領頭的少年喊道。

  「哎瞧你急的,那柿子不能吃。」另一名高瘦的少年道。

  男孩聞言停下腳步,頗不服氣道:「怎麼就不能吃了?」

  「那是老鴉柿,有毒不能吃的。」高瘦少年笑道。「再說了,柿子要是甜,鳥兒為什麼不吃?難道還留給你啊?」

  男孩被這話擠得滿臉通紅,眼神都釘到地上了。一旁的領頭少年見狀,搖了搖頭,恫嚇道:「下次再這麼跑,當心找不著回家的路。」

  男孩噘著嘴,小聲反駁:「又不是三歲小娃,哪裡會回不了家。」

  「行了,你是新來的吧?」高瘦少年道。「入了這山,都得曉得一條--林深止步,見霧回頭。」

  「什麼意思?」男孩滿臉疑惑。

  高瘦少年伸手一指。「看見前面那條山溝溝兒了吧?到那兒,就不能再往前了。」

  「為什麼?」男孩納悶道。

  「來這兒討生活的,都是苦人家,取點東西,山神爺爺不會怪罪,不過呀--」高瘦少年語調一沉,神秘兮兮道:「這山裡住的,可不只山神爺爺一位。」

  「那還住著誰?」男孩被吊起了好奇心。

  不知不覺,周圍的孩子都已停下腳步。只聽高瘦少年嚥了口口水,壓低聲音道:「順著那條小山溝往下走,有一片溪谷,沿岸兩側,皆是樹林,那林子終年泛著大霧,據說裡邊呀,住著妖怪,人要是去了,便再也尋不到回家的路。」

  這時,不遠處一棵沒人注意的樹上,有道小身影哆嗦了下。

  「胡說!世上哪兒有什麼妖怪?你少騙人了。」

  「是你自個兒問的,愛信不信,我又沒逼你?」高瘦少年聳聳肩,不再理會,轉頭接著道:「那日,我隨我爹去了醫館,聽見夥計說,前些日子有人掉山溝兒裡去了,雖僥倖撿回一命,後來卻大病一場,大夫們開了許多方子,總不見好,說是找不到根由,沒法兒治了。你們說,這事兒奇不奇怪?」

  「難、難道……真是遇上妖怪了?」一個孩子忍不住問。

  這時「嘩」的一聲,忽然一道黑鴉鴉的身影從一旁的樹梢竄出,速度之快,霎時飛遠了,嚇得眾人手裡袋子一鬆,撒得滿地白果,領頭的少年見亂,忙出言安撫。

  「好了沒事兒,不就一蛇鵰嘛?徐瑞你也是,別嚇唬人了。」

  「我這不也是聽人說的嘛,本想逗逗你們,哎呀!誰知道你們膽兒忒小。」

  「別貧了,趕緊收拾吧,當心趕不上晚飯。」

  眾人忙活了半天,好容易才將果子收拾完畢。倒是經這麼一鬧,誰都沒敢再提起那片山丘,出了山便各自回家了。

  時天色已晚,夕照斜陽,漫山林野盡染上一層金黃之色,唯林間,葉疏影落之處,有一道身影,蕭索徘徊。

徐瑞:就我一個人擁有姓名www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